深信是一把善良之枪,但是制片人的作风散漫葬

日期:2019-10-19编辑作者:亚洲城

《猩球崛起》2听说要上了,我们还没有看过1, 就随意翻出来看看,没想到,看得我下巴掉地上。
还没有看2, 但是据众“猩粉”说1是目前最成功的“猩系列”。
“猩系列”人类和人类祖先对抗的故事,已经反复拍了几次了,猩类再次在银幕上起义,大家都知道是什么结果。 但是整个片子从头到尾都扣人心弦,感人至深。 因为这个“猩”,你了解他的身世,你看着他长大,感受到他的天真,明白他的眼神,理解他的恐惧,他的愤怒,你同情他,支持他,爱他,就算他不说一句话。
科技让人类自取灭亡,是好莱坞很热衷的一个主题。 我们总有一天被自己玩死。
虽热是个“系列片”但是片中出人意料的彩蛋不断,连最后结尾都推了一把小高潮。
另外比较个人的亮点就是,片子里的“旧金山”,当男主角穿着一件“Berkeley”的T-shirt抱着刚出生的“小凯萨”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地方。

然而,它却完结地很突然,也很聪明,将人猿对决这个核心矛盾转移到人类势力的两方对决,以炮弹的轰炸引起雪崩,最后两方皆输,猿族坐收渔利为结局。以“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为结尾,这是一个简陋的暗示,将本片主题彻底烂俗化,变成了“人类不是被猿族崛起搞死的,是自己作死的”。

6月份上映了沉睡魔咒、明日边缘、哥斯拉,临到月底了还有变4压轴,基本上一礼拜可以保证去一趟电影院。接下来的两个月,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从来没见过这么坑爹的暑期档,那么多的新片,矮子里面拔高个,拔出来的还是矮子,实际上根本挑不出来个能让人看下去的。
今年看过的好莱坞大片很多都是续集,续续集,场面、特效、阵容什么的均在升级,一部热闹过一部。个人最钟情的是霍2:史毛革之战和猩2黎明之战,这两部都是过渡曲目,都在为即将来临的大战铺垫、酝酿,前者继承了指环王系列的奇幻史诗风格,后者来自经典翻拍,影片的背后藏着更多隐喻和寓言。在旧版《猩球征服》中,当猩猩对“奴隶制概念”有了认识之后,它们集结成群,揭竿起义,矛盾的焦点来自不对等的待遇,影射当时盛行的种族歧视,为此,影片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与凯撒具有相同命运的黑人角色。翻拍的《猩球崛起1》工笔细描,非常专注的塑造了一只个性十足的猩猩,情感色彩浓厚,猩猩不再由人扮演,CG合成,可看性极佳,让人过目难忘。猩猩们仍然为公平而战,为铁窗外的自由而战,影射的内容也与时俱进,将矛头指向人类对待动物的暴行上,就目前看来,这是一种简单省事又流行的做法,无论是灾难片,怪兽片还是科幻片,人类始终摆脱不了“自戕”的宿命。
猩球崛起1末尾凯撒占山为王,成就一方霸主。猩2黎明之战,开头人类自食恶果,病毒蔓延开来,城市里只剩下少数的幸存者。人与猩猩,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就不可能井水不犯河水,数年后人猩的第一次碰头就溅着血腥,剑拔弩张。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即便人类和猩猩能够共处一地,势必会有一方沦为弱势群体,欺凌剥削在所难免。对人类而言,被猩猩奴役、统治是无法忍受的,这边呢,进化速成后的猩猩已经具备了“人”的思维,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是饱受虐待过的一个群体,对人类保持天然的敌意也是正常,科巴就是这种敌意的极端产物。
两部《猩球崛起》的成功离不开登峰造极的动作捕捉技术,但是,动作捕捉对这样的影片而言,只是基本要求而已,它只能保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猩猩,是真实的,是超拟人化的。撇开这些硬件不说,两部影片在故事和细节方面同样有着绝妙的编排。
猩1的开头是人类在丛林中捕猎大猩猩,到了猩2,时过境迁,风云变幻,猩猩们开始在丛林中狩猎,成群结队,气势逼人,已成气候。这场6分多钟的开局,引出了猩类的三个主要人物:王者凯撒,鲁莽叛逆的儿子,以及强势的科巴,这个组合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狮子王》,果不其然,后续的发展也是按着这个套路来打,如果剃除人类的的戏份,便是一出背叛与复仇的莎翁戏码。紧接着人类与猩族遭遇,另外两个配角登场,开枪射击猩猩的那个水利专家,以及被射伤的小猩猩灰灰,前者自始至终不怀好意,对猩猩仇视憎恨如初,就像猩族的科巴一样,他的存在让人类和猩猩始终保持着相互警觉。在旧版的《决战猩球》中,奥多尔(相当于科巴)杀死了人猿凯撒的儿子,挑战了人猿族群的铁律:人猿不杀人猿,导致凯撒最终痛下杀手。改编后的猩2,则用小猩猩灰灰的惨死进一步突出了科巴的凶残暴戾,舆论倒戈,凯撒的儿子也浪子回头,为凯撒的反击埋下伏笔。
对比和反差是本片的叙事特点,这一手法也集中体现了本片在细节上的过人之处。在猩族中,碰手代表着信任,凯撒与科巴有三次正面冲突,第一次凯撒主动伸出了手,原谅了科巴,第二次,凯撒将科巴打倒在地,科巴伸手祈求原谅,这次之后科巴反水。在影片中,有一个科巴俯身冲向凯撒的镜头,开头出现了一次,末尾凯撒与科巴决斗时,又再次出现,一次是救人,一次是火拼,人物关系的走势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中非常明确。最后,凯撒看着苟延残喘的科巴,再一次伸出了手,只是这次不再原谅他。并且,这一次的伸手,又跟第一部的结尾形成了对比,反差,前者是猩猩对人类的绝望,这一次,则发展为同类之间的一种绝望。彼此残杀原本就是人类惯有的习性,所以,这时候,当你憎恨这只猩猩的残暴时,你憎恨的,其实是人类本身。
如果本着猎奇的心态看这部片子,人类的戏份显得多了点,况且人猩的互动和交流,并不像猩1那样抓人,所以导致片子一到人类的部分就开始“难看”起来。但是,整部片子的叙述是有条不紊,紧密连贯的,没有闲余的废笔,成功的叙事塑造了霸气外露的仁者凯撒,打造了狡猾凶残的暴徒科巴,甚至那些猩类配角,都让人印象深刻。
猩2的焦点不在人与猩猩之间,而在猩族这个群体,人与猩猩的信任危机成为这场猩族内斗的导火索,也是人猿之战的根本源头。科巴利用人类残存的信任,夺取了枪支,利用凯撒的信任,推倒了凯撒,利用猩群的信任,挑起人猿战争。信任,在这其中,显得盲目、善良,同时却又威力十足,犹如周星星同学那把 “善良之枪”。

诚然事实上就是这样,从第一部里的猩猩的实验到“猿流感”的扩散,每一个节点都有人类文明的自大、恐惧和脆弱作祟。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猩球崛起》就只剩下了如何解决“实验失败品”这一矛盾,科幻片里“挑战人类存在”的魅惑荡然无存。

所以,在这颗 Planet of Apes 上,从来没有什么猿族文明,只有被启蒙者搞死启蒙者的文明继承人,启蒙者和被启蒙者还是亲戚关系,这确实算不得什么脱胎换骨的文明兴替,倒是有点像“王莽篡汉”了。

而《猩球崛起 3》里,我们首先对猩猩的智商获得提高,在 15 年几乎灭绝人类存有疑问。其次,我们并没有深刻领悟到“什么是人”,“你一个猩猩配也配做人”的价值观挑战?猿族内部矛盾体现在凯撒和科巴身上,猿族和人类的矛盾则更直观。偏偏,导演就像是着急拍完这部就去生孩子一样,半遮半掩地将几种偏见与斗争集中体现在“军营之战”里。

《猩球崛起》系列内涵的不断下滑客观原因在于好莱坞类型片的定位,主题扩散、庞杂的片子很容易在市场中失焦。越是大片,主题越凝聚越单一;越是系列片,越不敢胡说八道。事实上,50 年前那个粗糙的《人猿星球》系列则在思考人类文明和猿类文明的关系上有更深刻的触及。

《猩球崛起》系列完结了,在观影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部片子可以继续拍下去,拍到猿族文明发生像人类文明一样具有深刻而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时。拍到猿族发展出宗教、世袭、文字、文化大革命、恐怖主义、一带一路。

Original Source:techpunk.cn/post/planetofapesdowndown

人类和猩猩的 DNA 序列有 95% 的相似,而人类也直接起源于南方古猿。这让我们对猩猴这一类灵长类生物充满了矛盾的看法,就像自己的穷亲戚一样,怕他们惹是生非,又不得不在道义和情感上进行周济。

将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矛盾的地方移花接木到猩猩身上并不是特别高明的做法,尤其是在“猩球崛起”中,人类扮演的只是一个启蒙者的角色。我们的孙悟空不但挑战了人类和天神的权威,还能修成正果进入人类的文明体系,而猩猩学习的是人类的语言,运用的是人类的战争艺术。这个文明如何定义?

在《猩球崛起》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猿族文明,也放弃了更深刻的主题揭露。亮点和节奏更紧凑的第一部最扎人心,有点“人猿情未了”的意思,讲述的是宠物和人类之间的情愫,我们对凯撒的命运抱以同情。后面两部,实话讲,除了一个凶巴巴的凯撒之外,焦点已经完全散逸,其水平下降之快堪比 15 年灭绝人类的猿流感。

《猩球崛起》的话题性成功和凯撒的魅力更大程度是拜技术所赐,然而遗憾地是瑜不掩瑕,说穿了,它可能还有点烂尾。

因此,通过雪崩来终结这场线索繁复、立场不明确的战争,最好的技术性收尾就是“nature”,这既是出自上校之口的人类所发现并不得不接受的规律,也是编剧本身无力约束剧情走向后的妥协。

科幻的魅力在于以点见面,就像伟大的《异形》系列,粉丝们对该主题的分析见仁见智,水火难容。而《猩球崛起》走的是一条相反的道路,它的主题在不断紧缩,到最后坍塌为一个可疑的奇点。

冒昧地称之为“猿类文明”我觉得有失偏驳,它毕竟是完整继承和模仿人类文明的低级阶段,反叛、群众运动甚至出现了“猿奸”,这是对文明同一性的悲观还是人类劣根性的刻意模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苇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本片曾蜻蜓点水地涉及到“什么是人”的哲学内涵。凯撒在学会讲英语之后,继续以 Apes 作为种族认同,但同时,他在和人类争执的过程中,一直在寻求“人的认同”,它觉得自己是“Human Being”。

《人猿星球》将两种文明的割裂分的更清楚,宇航员降落在一个猿类文明星球(后来发现就是地球)上,遭到了猿类的审判和规训,人类(宇航员)印象中的价值、法律、文化需要重新定位,这一深刻的思考通过身份的置换非常拙劣地揭露出来。

在军营之战里,伍迪·哈里森扮演的上校、凯撒、人类小女孩、要消灭上校队伍的敌方势力,几乎都处于道德的高地。这对观众产生了困扰,我们在情感上很难投射自己,准确地说就是不能去站队了,不能明确自己的立场了。

既然第一个启蒙的猩猩是凯撒,那么谁又是安东尼和屋大维?凯撒死后他的猿族罗马帝国是何走向?这些可以留给人们尽情遐想的线索和隐射统统不见。

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深信是一把善良之枪,但是制片人的作风散漫葬

关键词: 亚洲城ca88

美味是开头的假说,文化差距给本人带来的视觉

       Sometimes you’re shelter , sometimes you’d be sheltered.        那句话是看豆瓣影视谈论的时候来看的。在影片里...

详细>>

荒唐的闹剧,子弹子弹灰啊灰

依旧那四个阳光灿烂的小日子,鬼子没来但国民性和贫嘴依然,照常升起的枪和子弹嘣嘣嘣,炸翻的高铁在最终到底...

详细>>

喜剧美中的数不胜数爱,就务须承受他时局的零

     惠英哪里经得起那样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失爱,失声,无尽地等待却是一个原本不是自己的梦。他,那个俊...

详细>>

的小说字改进编电影毕竟怎么着,删减挡不住头

关于《湮灭》,有这样两个信息,一是本片的导演亚历克斯·嘉兰之前有一部导演处女作叫《机械姬》,二是本片改编...

详细>>